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律背反的一灯如豆 > 美国微信用户、TicTok与特朗普

美国微信用户、TicTok与特朗普

1、当地时间9月19日,美国法官LaurelBeeler颁布禁止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叫停本应于20日生效的一系列关于微信的特朗普总统令和商务部实施细则。法官认为8月6日特朗普签发的总统令和9月18日商务部给出的实施细则明显有违反宪法、平权条款、程序正义条款之嫌,因而裁定在法院最终判决前,总统令和细则不得实施。
 
8月6日特朗普发布关于封禁微信的总统令后,5名美国华人律师发起成立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着手准备针对该总统令的诉讼,并设立网站www.uswua.org介绍诉讼情况、筹集诉讼相关款项。8月21日,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于北加州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又经近一个月的努力,获得上述法官禁令。
 
关于“总统令和细则不得实施”的裁决只是相关诉讼第一阶段成果,接下来仍需通过诉讼程序判决总统令与实施细则是否违宪,这可能演变为一场美国微信用户与美国司法部的漫长而耗费巨大的斗争,特朗普个人的任性妄为引起了这场争讼、造成了大量人力与金钱损失。
 
有网友认为法院对于总统令的实施禁令与腾讯法务团队有关,这是个想当然的误会,腾讯对整个诉讼没有、也不应有任何贡献,南山必胜客仍然只是那个摆出老干妈乌龙的南山窝里横。
 
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提出诉讼并负责聘请律师等运营事宜,部分美国微信用户提供了资金用以支付律师费等费用,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仍在持续募集资金,美国微信用户可以尽自己的能力参与到这场意义重大的诉讼中去。
 
2、本次争取到总统令和商务部实施细则的实施(暂时)禁令,是美国华人一次团结的胜利,成千上万名受到不公正待遇、被野蛮剥夺使用微信权利的在美华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成功保卫了自身权益。借此契机,美国华人应进一步认识到,自身权益需要靠自身争取,需积极运用宪法与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需团结起来形成合力,需用好选票这类政治工具和诉讼这类法律工具。对同样侵害华人权益的加州ACA5之类的法案(按种族划定招生配额的法案),应该用相同或类似的方式进行抗争。
 
个别美国华人在当前形势下,仍执迷不悟地支持着特朗普,他们应该补充学习极度欠缺的政治知识,学习美国社会的真正规则,放弃从国内染上的依靠“明君”维护自己利益的斯德哥尔摩症似的幼稚幻想。
 
3、法院对特朗普总统令的禁令表明,灯塔国虽然被特朗普搞得黯淡无光,但灯火尚在,三权分立仍在发挥作用。
 
从最近对特朗普政府的密集诉讼大家应该看出,美国宪法是有用的,美国宪法律师还可以替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打官司,收入不菲。这跟某些国家的宪法不一样,某些国家用宪法打官司是想都不用想的,宪法学教授还时不时遭学生举报。
 
4、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争取到法院禁令后,字节跳动效法提起了同类诉讼,以针对特朗普对TicTok实施的相关禁令。8月23日,字节跳动曾表态将对特朗普政府发起诉讼,未及实施。
 
美国TicTok员工先一步已经起诉称特朗普政府针对TicTok及其母公司的交易禁令损害员工利益,后来因美国商务部出台的实施细则允许TicTok支付职工薪酬而撤诉。
 
我于8月5日发表的 《 TikTok美国困境中的各方分析》即指出,字节跳动应通过司法途径与特朗普相抗争,应引用宪法请求法院做违宪审查。从文章的评论可以看出,许多网友对政治、历史、法律不熟悉,无法正确认识美国,把美国总统想当然地类比为皇帝或者某个掌控一切的政治团体的代言人。网友普遍觉得对中国企业的打压是“美国的意图”,鲜有人认同司法途径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这是对“美国”这个多元群体认识不清带来的误解。同样,“中国”或者其他任何国家都不是单一意志体。
 
5、最开始特朗普要从TicTok的交易中抽取中介费,后来在白宫记者会上一副很遗憾的样子表态说,白宫律师告诉他这不合法。这反映出特朗普3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特朗普刚愎自用,信口开河之前都不知道先咨询一下白宫的法律专家。二是特朗普缺乏必要智识,不仅缺乏基本生物、医药、地理、历史常识,还是个法盲。三是他根本不把法律当回事,他的态度像是,法律不让他抽中介费是法律有缺陷一样。本月他在选举活动中不停地嚷“Law and Order”,自己却成天试探法律,肆意发布内容模糊而蛮横的总统令,在法律底线上踩来踩去。
 
前两方面的问题在上一篇发的《 2020美国大选》已经用特朗普在疫情期间的表现重点分析过,在TicTok事件上他再次展露无遗。
 
6、法盲特朗普已经让白宫官司缠身,微信用户在告白宫的状,字节跳动在告白宫的状,TicTok用户也要告白宫的状。还有以特斯拉为代表的一大堆美国企业在告白宫的状,要求政府退还跟中国打贸易战加征的关税,认为特朗普加征关税的举措违反《宪法》和《行政程序法》。
 
美国的汽车行行业、纺织行业的巨头纷纷在起诉书中表示,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不仅没有让制造业回流,反而增加了企业的原材料和零部件成本,削弱了美国制造业产品的竞争力。在《2020美国大选》中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也已有所分析。
 
美国企业想向联邦政府讨回关税其实很困难,事实上美国联邦财政就很困难。2018年联邦财政赤字7790亿美元,2019年赤字暴增26%至9844亿美元,比奥巴马打着仗的第二任期都高很多,这还是特朗普加征关税、到处勒索军费、退国际组织赖会费的结果。今年疫情更是花钱如流水,2020财年前11个月,财政赤字已超过3万亿美元,比历史最高纪录1.37万亿翻了一番还有余。
 
7、特朗普在TicTok出售给甲骨文与沃尔玛的交易上又上演了一出反复无常、左右横跳的戏码,一会给出祝福,一会表态不批准,归根到底其实是自己没搞清楚交易条款。甲骨文、沃尔玛、字节跳动三方对TicTok交易安排的披露虽然表述不同,内在核心条款显然是清晰一致的,而与特朗普的理解明显不同。关键差异在于,其一特朗普以为交易后TicTok由甲骨文全权控制,实际是由美国资本和美国人控股,其二特朗普以为TicTok会直接拿出50亿美元来捐给教育基金,实际是在后续运营中,会在税收、教育领域投入中体现50亿美元的价值。
 
由于跟他自己的设想有出入,特朗普翻脸说对交易条款不满意,拟不批准该笔交易。不过事已至此,大家都已经看清特朗普纸老虎的真面目,没人关心他到底想要什么了。
 
8、虽然我支持字节跳动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与特朗普硬刚,但对字节跳动旗下各类制造信息茧房、制造虚假信息、花式抄袭、审查混乱的算法推荐产品持保留意见。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