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律背反的一灯如豆 > 2020美国大选

2020美国大选

距2020年11月3日美国大选日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由于疫情,今年的大选启动较晚,至今波澜不兴。共和党候选人按惯例为现任总统特朗普,民主党候选人的党内初选属于矮子里面拔将军,乏善可陈,最后推出了差强人意的拜登。相比而言,2016年的这个时候,特朗普已经在共和党候选人党内初选中过关斩将一路逆袭,好戏连台。

 

今年的美国大选虽不及上次热闹,但平静的表面下,美国人民、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心里清楚,这是一次关键选举(其实上次更重要,只不过当时谁也料不到后来的局面),人们将得到暂时的喘息还是延续过去4年的鸡飞狗跳,答案就取决于选举结果。

 

2016回顾

 

2016年大选与其说是特朗普胜选,不如说是希拉里败选,那是一场“比一比,谁更惹人厌”的选举。大家觉得希拉里更让人讨厌,便让特朗普当了总统。

 

民主党在候选人选择上就有些冒进。奥巴马刚刚开创了黑人当选美国总统的历史,民主党就迫不及待地给“美国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破冰,过于激进,直接失掉了保守中间派的选票。

 

而民主党的激进远不止在选举策略上。奥巴马执政时期,经过圣母白左和玻璃心黑人的不断努力,美国民众生活在“政治正确”的高压之下。大学里,引用统计报告称黑人犯罪率高,就会被举报歧视黑人。美剧里,常有白人男性角色吐槽自己“从出身起就是个政治错误”。“政治正确”走向极端,各种荒唐事涌现,比如送西瓜给黑人会导致被消防局开除(而黑人自己在社交软件上到处传吃西瓜视频)。这些美国激进左派闹出的乱象,账都被算在民主党头上。

 

民主党积极推行的平权运动,这些年已经异化为黑人特权运动,变成“谁弱谁有理”,“人人平等,但是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平等”,这在许多保守派与中间派选民看来是走上了邪路。例如教育方面,自上世纪90年起,美国各校就以“多样性”(diversity)为名在招生录取中向黑人学生倾斜。近年来,随着政客无底线讨好非裔与左派选民,高校录取黑人差生也变成了政治正确,加州这样的民主党大本营甚至出台ACA5法案,从立法上要求高校按人口比例录取不同种族的学生。亚裔群体普遍重视教育,学生成绩好,按人口比例录取将极大挤占亚裔学生录取名额,“亚裔学生比非裔学生高200多分,非裔录取而亚裔落榜”之类的怪象频发,触动了极重视教育的亚裔群体的底线。据说宾州翻红,由12年支持民主党到16年支持共和党,就是亚裔卖力游说的结果。

 

美国华人将特朗普视为遏制民主党激进平权、保卫公平录取的“救世主”

 

除了升学录取,各政府部门、企业也常有优先雇佣黑人的情况。然而,升学、政府雇员优先这些表面特权,并未真正改善多数黑人族裔的生活状况,由于美国基础教育一塌糊涂,黑人整体素质水平无法得到提升,黑人社区的治安糟糕,恶劣的成长环境也让黑人孩子难以成才。于是,黑人特权只是让“少数富裕黑人占尽便宜”,以至黑人群体内部也并不全都买民主党账。2016年大选投票统计显示,黑人选民对希拉里所在民主党的支持下降了7个百分点。

 

2008年底奥巴马上台。同年,次贷危机爆发,美联储开启量化宽松,美元泛滥,美股开启十年长牛。数据上看,奥巴马治下美国经济好得很,失业率一路走低,民众似乎应该对民主党治下的经济感到满意。然而事实上,货币推动的经济景气不过是镀金的繁荣。当华尔街的年终奖7位数起跳、富豪们的资产成百上千亿增长、硅谷的创业者随手画个ppt就能融到千万美元风险投资时,美国的家庭负债率却在持续上升,大学学费连年上涨,毕业生薪酬却不如就业率展现的那样美好,学费贷款大量坏帐。同世界所有其他一样,量化宽松带来的结果只是好看的数据、资产价格的泡沫和急剧拉大的贫富差距。

 

根据民意调查,认为自身财务情况在奥巴马时期恶化的人要多于认为财务情况改善的人,而认为财务恶化的人更倾向于把选票投给共和党。

 

如果16年希拉里当选,显然会延续奥巴马时期的经济政策。我在《小评川普当选》中说:“选希拉里,美国人知道接下来四年会有多惨;选川普,美国人不知道接下来四年会有多惨。”人们选择拥抱未知的悲惨,说明人们觉得现状糟糕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经济问题是民主党在2016年被抛弃的重要原因。

 

2016年选举中,选民认为候选人最重要的品质是能够带来变化,占选民比重为39%,其中有83%把票投给了川普,选择川普意味着渴望变化。

 

投票日前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始终领先于特朗普,投票结果却与民调偏差较大。事后的一些分析表明,民调视野外的白人农业人口构成了差异的重要原因。选举结束后,在威斯康辛等地的田园调查揭示了背后的故事。美国农村并未享受到美联储印钞带来的繁荣,农产品价格持续低位徘徊,学费、消费品价格却连年上涨,农民们的生活每况愈下。照理说,民主党的补贴政策更有利于处于弱势群体的农民,但农民们认为“民主党的政策只为好吃懒做的城市黑人提供服务,从未考虑过他们这些穷苦勤劳的乡下人”,因而抛弃了民主党。

 

民调结果与投票结果差异的另一个原因是,民主党票仓里有更多口是心非的两面派。2016年大选期间,民主党“政治正确”的优越感被发挥到极致。媒体界科技界不仅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还鄙视所有支持特朗普的人。硅谷风投大亨彼得·蒂尔公开表态支持特朗普后,遭到了硅谷的围攻,有人甚至扬言要把他赶出硅谷,这非常给希拉里招黑。在这种环境下,很多人表面上称支持希拉里,实际投票给了特朗普。

 

希拉里本身也是个糟糕的候选人。民主党要紧接第一位黑人总统之后推出第一位女总统已经有些强人所难,这个候选人偏又曾是总统夫人,如果希拉里当选,克林顿夫妇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总统夫妇。然而克林顿家族(已被视为政治新兴家族)风评又没那么好。据说美剧《纸牌屋》里阴险自私的安德伍德夫妇即部分以克林顿夫妇为原型。

 

当比尔·克林顿因在莱文斯基绯闻中撒谎受到弹劾时,谁也不相信希拉里“当然是原谅他”的表态出自真心实意,大家都认为希拉里只是在为维护政治利益作秀,虚伪与撒谎自那时起就是希拉里扯不掉的标签。邮件门事件进一步坐实了希拉里不诚信的形象,61%的民众认为希拉里不诚实可信。(不过特朗普更厉害,63%的人觉得他不诚实可信。)仅仅因为讨厌希拉里,许多民主党支持者最终没有把选票投给民主党。

 

2016年大选,虽说民主党面临上述种种问题,形势却显得一片大好。不是小好,不是中好,而是一片大好。盖因共和党那边,特朗普横空出世,把共和党的党内初选变成了歧视大赛、人身攻击大赛和吹牛大赛。特朗普口无遮拦地称“墨西哥移民是强奸犯”、“穆斯林美国人支持911恐怖袭击”,暗示前惠普CEO卡莉·菲奥丽娜长得丑,嘲弄杰布·布什“笨得像块石头”。而他招牌式地吹嘘自己无所不能、不所不晓,很快为他赢得“懂王”的封号。

 

特朗普富商出身,并无从政经验,与布什等政治世家相比,可谓“政治平民”,他却一路逆袭,将共和党一干候选人纷纷挑落马下,极富话题性和娱乐性,活脱脱一出美国版《延禧攻略》。虽然特朗普以共和党候选人参选,他更多代表了反体制的形象,等于同时站在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对立面。人们喜欢看他肆意酣畅地把人骂得狗血淋头,无论被骂的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这与美国人民对现状不满、对现有政客不满、寻求变革的需求相契合。后来台湾的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拿的也是差不多的剧本,民众不满现状,不满意市长永远是民进党的,政治边缘人物陡然成为黑马,成功逆袭。

 

特朗普满嘴胡言乱语,但乱拳之下,总能击中一些选民的心弦。他说自己不差钱,竞选总统就是为了重振美国、为了美国事业,这种高尚的利他情怀赢得了天真的老百姓的好感。普通百姓不知道的是,当有钱人开始大谈情怀,往往心里装的是生意。

 

特朗普先把毒品、药物泛滥、性犯罪问题栽赃在墨西哥人身上,再宣称要在美墨边境建墙,向选民勾勒出“挡住了墨西哥人,就是挡住了毒品、强奸犯”的美好图景。还真有不少人相信了这套理论。这种手法叫稻草人谬误,扎个虚假的稻草人目标疯狂攻击,骗取支持,如今常被用在政坛上。英国脱欧派就曾用同样的手法恐吓民众“土耳其马上要加入欧盟,再不脱欧,成百上千万土耳其劳工就要跨过被拆掉的边境,来抢你们的饭碗。”其实墨西哥非法移民和土耳其劳工,都只是无关大局的极小部分人而已。

 

特朗普挟民众对民主党的不满、对希拉里的厌恶,挟人们对变化的极度渴求,挟反体制形象,挟党内初选营造的破竹之势,连蒙带骗,最后也只是堪堪赢得2016大选。

 

最后并非所有的选票都被清点统计,但普遍认为,特朗普在总票数上输给了希拉里,只是在在几个关键州以微弱优势击败希拉里,赢得了选举人票,从而胜选。

 

 

 

特朗普最后赢得304张选举人票,希拉里有227张。密歇根、威斯康辛、宾州三个州共计有46票选举人票,特朗普在这三个州的领先微小,分别为1%,1.2%,0.3%,共领先107,330张选票,正是这少数的选票决定了2016年美国总统位置的归属。

 

据BBC统计,特朗普2016年共计获得约6017万张选票,比2012年败选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获得的约6093票还要少近76万票。另一边,希拉里丢掉了更多民主党选票,2016年希拉里得票约6075万张,比12年奥巴马少了约500万票,得票百分比减少了3.5%。

 

2016年美国大选的总体投票率约为57.6%,比2012年54.87%增加了2.73%,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得票数却都下降了,这是因为更多选票被投给了独立候选人。更多人们群众用选票表态,他们既讨厌特朗普,也讨厌希拉里。

 

所以说2016年,特朗普并非是因为赢得了众多支持者而胜选美国总统,而是在种种因素下,他在与希拉里的比烂大赛中,被打算死马当活马医的民众认为烂得稍微没那么透彻一点。

 

特朗普这四年 

 

特朗普特不靠谱,美国人只要智商正常,早在共和党党内初选时都能看明白。即便如此,他们敢把特朗普选成总统,一则,破罐子破摔,既然希拉里当选日子没法过,不如看看特朗普能折腾出些什么,二则,他们对美国体制有信心,三权分立,联邦和地方权力分立,总统再胡闹,还有议会、法院、地方政府制衡。但让全世界大跌眼境的是,特朗普克服了千难万险,造成了出乎意料的巨大破坏。

 

在分析特朗普总统任内的所作所为前,需要先认清特朗普这个人,如公众号过去的几篇相关文章分析,特朗普性格上极度自大、极度自私,能力上虽然不是弱智,但可以用极度平庸来形容。

 

从特朗普长期自信满满地自吹自擂,容易看出他自恋自大,什么正事还没干,就想上总统山,想拿诺贝尔和平奖。美国精神病专家们数度登报,认为特朗普应该做精神鉴定,怀疑他有“自恋型人格障碍”。

 

讲特朗普能力平庸,会引起许多中国人的争辩,“能力平庸怎么可能当上美国总统”。国内有给权力附魅的传统,早年谁中了科举,就讲人家是文曲星下凡,谁当了大领导,落马之前定是文韬武略。美国总统这么大的权力宝座,在他们眼里坐上去就能成佛做祖。一些所谓专家、智囊、民间分析师长期只会拍马屁、按照政治简答题的套路做分析研究,把“有深刻战略意图”、“背后有高人”、“一盘大棋”这些分析模板套用到特朗普身上,只能得到荒唐的结论。

 

美国总统再杰出再优秀再厉害,都不过凡人一个,过去在总统职位上的人大多能够处理看似纷繁复杂的事务,在于其背后有顾问团队支持,有一整套行政班底支持,有半个华盛顿特区在帮忙。一个总统背后是美利坚200余年建立起来的高效庞大的行政系统。而特朗普平庸的能力,使得他没有能力筛选和建立一个杰出的顾问团队,无法知人善用的他常常与幕僚团队起冲突,幕僚长都已经换过三个。特朗普与行政系统、华盛顿的关系也很糟糕,他不觉自己有问题,而讲“影子政府”(deep state)跟他作对。

 

特朗普顾问团队成色如何,从几个比较出名的人里可见一斑:

 

史蒂夫·班农,2017年任美国总统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一度被称为“白宫真正的主人”,今年被曝以众筹建墙的名义搞诈骗,涉案2500万美元,8月20日被以“贪污”、“洗钱”两项罪名起诉。

 

彼得·纳瓦罗,白宫贸易顾问,著有《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致命中国》等书,顶着哈佛经济学博士头衔,其实是个阴谋论小说家。他的书中大量引用“专家洛恩•瓦拉(Ron Vara)”的话做论据,但被发现是个虚构人物,是纳瓦罗的姓氏Navarro重新组合而已。最近又被曝在呼吸机采购中捞油水。

 

约翰·博尔顿,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安全主张就是“打打打”,打朝鲜打伊朗。被特朗普解雇后,出了本《事发之屋》(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嘲讽特朗普。该书曾被特朗普指挥司法部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申请出版禁令。特朗普以“危害国家安全”为名干过太多事情,大多数危害的只是特朗普本人的声誉和利益。

 

给特朗普及其团队祛魅后,可以发现特朗普只是一个学识匮乏、自私自利的平常人,总是依照简单的动机与逻辑行事。他的言谈强不过出租车司机,做事似有恃无恐的贪污乡镇干部。下面从外交、经济、疫情应对三个方面详细分析特朗普任期内的表现。

 

特朗普这四年之

外交

 

如同大多数普通美国人,特朗普对美国以外的事情知之甚少,以至于他会问博尔顿“芬兰是否属于俄罗斯”。他所谓的外交就是假客气一番,然后伸手要钱。特朗普出访所到国家,如有美军军事基地,就开口要军费,如果美国与之贸易逆差,就开口要求缩小逆差,“建立更平等的贸易关系”。刚开始大家以为特朗普商人出身比较务实,后来发现他在外交领域也只能理解钱这么一件事,所以他会一边谈遏制中国,一边又去跟日韩就军费问题拉拉扯扯,犯多线作战的忌讳。其实他所谓的美国利益就是到处敲竹杠。

 

公众号说过,美国教育称得上愚民教育,特朗普虽出身精英阶层,怎奈学习成绩太差,学识水平未能达到精英程度。他出访国外时,通常只会说两国有“great relationship”,出访意大利时想多说两句,就露了馅,讲“美国和意大利自罗马时代就是盟友”,把意大利翻译语听得目瞪口呆。

 

 

被特朗普的历史知识惊呆的意大利语翻译

 

除了地理历史没学好,特朗普的英语词汇也非常贫乏,形容词翻来覆去就是一个词Great,跟哪个国家都是“great relationship”,新冠疫情死了那么多人,他还好意思说自己做了“great job”。

 

特朗普对美国传统盟友、民主国家领导人往往不屑一顾,却很喜欢与强权人物套近乎,有可能是他认为民主国家领导人权力有限、任期短,而强权人物对他离任以后的家族事业能有较大帮助。当选总统之前的他就是普京的粉丝,写过三封肉麻“情书”给普京(普京一封都没回),当总统后,哪怕因通俄门被调查,仍频频跟普京互相点赞。特朗普对金正恩也有执念,成的没成的“特金会”搞了好几次。2019年2月他与金正恩的会晤中,奉承朝鲜“前途无量”(great poteintial),金正恩是位“great leader”,其近乎谄媚的做作姿态,让金正恩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cover/za82v07irne8nnz/r0842r6xxkc.html

 

还其他人因众所周知的原因不提了。

 

特朗普在强权人物前拍些肉麻马屁,转身回到国内就释放各种对该国强硬的政策信号,想要一边与国外领导人建立良好私人关系以备卸任总统后牟私利,一边讨美国国内选民欢心,自以为能两头讨好,完全一副天真又自私的真小人嘴脸。然而,金正恩等人若非他是美国总统根本不会愿意见他,更不会因为他三两句客套话,而与他建立什么“personal relationship”。特朗普极端自恋,使得他在人际交往中毫无自知之明,他在推特上称跟谁有“close relationship”、“great personal relationship”大多是一厢情愿。今年5月,乔治·佛洛依德扼颈致死事件发生后,特朗普自称已电话给佛洛依德家人送去宽慰,却被其家人公开打脸说电话中只有客套敷衍,“话都不让人说”,毫无诚意,还不如不打这个电话。

 

以外交名义,打着美国旗号牟取私利这种事,特朗普驾轻就熟。特朗普积极掺和朝鲜事务,无非是想投机一下诺贝尔和平奖。2019年泽连斯基胜选乌克兰总统,特朗普打电话过去让人家配合调查竞选对手拜登的黑料,闹到被发起弹劾的地步。

 

除了钱和名声,特朗普对安全利益、公众健康、环境等问题既不明白也不关心,所以喜欢跟盟友在军费问题上扯皮,不停退出他的美国先辈们辛苦建立的国际组织,撕毁国际协定。新冠疫情爆发后,他觉得WHO拿他的钱(实则是美国的钱)却不替他说话,愤而炒了WHO鱿鱼,完全置公众健康于不顾。

 

特朗普这四年之

经济

 

一方面,美国联邦总统的经济权柄其实并不大,但凡懂一点经济的人不会觉得美国总统能对股市涨跌、就业率、经济增长产生多大影响。另一方面,经济情况对总统选举影响很大。选谁当总统对普通人来说是个太难的题目。选民搞不清楚外交政策、战略部署,对于经济政策也所知甚少,但日子过得好不好能直观感受到。经验告诉我们,只要人们生活过得去,现任总统连任的概率就很大。

 

特朗普的主要经济活动是在推特上自我吹嘘,在他嘴里,就业率创新高是他的功劳,股价创新高是他的功劳,经济增速良好还是他的功劳。而股价一下跌他就指责美联储。

 

美联储对经济的影响当然比美国总统大得多。2017、2018两年,美国经济延续了之前的走势,美股牛市,就业率新高,但其实奥巴马时期美股与就业率就在不断创新高,美股十年牛市,根本原因是美联储自08年开启的十年量化宽松。18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出现过热苗头,美联储开始收缩货币政策加息一次,并放狠话19年要加息4次,美股应声大跌,急得特朗普连声叫骂。

 

特朗普第一个对经济有重大影响的操作是2017年底推动的减税,降低企业和个人所得税。特朗普自己的小账算得明白,慷他人之慨,拿财政的钱去讨好富裕选民,却使得美国的联邦财政大账一塌糊涂。

 

美国的财政本就紧张,减税让问题雪上加霜,特朗普就拿教育、医疗支出开刀,削减这类真正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开支。即便如此,赤字仍然暴涨。减税落实后,2018年联邦财政赤字达到7790亿美元,创了2012年以后的6年新高。2019年赤字再次暴增26%至9844亿美元,又创7年新高。

 

由财政基本等式可知,政府赤字会化作私人部门盈余,制造账面盈利的现象,这也是2018、19两年企业利润等数据好看的根本原因。然而这种盈余会恶化经济结构,以牺牲穷人福利、牺牲经济的市场性、牺牲价格体系稳定性为代价。因而减税政策在国会走流程的时候,以索罗斯、洛克菲勒为代表的400名懂经济、有社会责任感的富豪联名反对,讲减税劫贫济富,加剧贫富差距。以巨大赤字为代价换来的虚假繁荣,仍乏善可陈,2018年美国GDP增长2.9%,不及3%的预期。2019年增速进一步下滑至2.2%,名义增量8514亿美元,还不及财政赤字增加的多。

 

一边是赤字暴增、教育医疗经费被砍,另一边,特朗普还在向财政伸手要钱,建他那其实不会有任何用处的“美墨边境墙”,这些造不了几公里的墙既挡不住非法移民,更挡不住毒品、暴力犯罪与性犯罪,只会成为面子工程,张牙舞爪地向两国人民显摆“特朗普当过总统”。特朗普以为边境墙将成为他的功绩丰碑,最后恐怕只会成为耻辱的纪念碑。竞选时特朗普说让墨西哥出修墙的钱,2018年却向财政要56亿修墙预算,被国会拒绝。白宫与国会就预算问题僵持不下,造就了从2018年12月21日到2019年1月25日美国史上最长政府停摆。后来国会同意特朗普从国防经费中挖出一块去修墙,美国政府才重新开张。

 

有些人以为特朗普裁军、撤军是什么和平主义的表现,其实最大原因是财政压力。特朗普到处“退群”,很大一部原因也是想节约经费和国际组织会费。这再次提示我们,特朗普平庸的脑子只能理解实在的名和利,花钱搞军事战略、地缘政治、国家战略、环境与公共卫生这些稍微抽象复杂些的事物,特朗普的脑子理解不了。

 

特朗普减税政策的最大拥趸在中国。彼时,所谓专家、智囊、经济学家在个人利益的驱使下纷纷跳出来站台,把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捧成神技,连带把特朗普本人捧成实干家、战略家、经济专家、伟大领袖,目的无非是敦促中国政府跟着减税。中国财政一样赤字运行,算上地方政府、国企负债产生的隐性赤字,赤字水平惊人,既无减税空间,单纯减税也无改善经济效果,反而加重政府债务、扭曲经济结构。最后民众对减税效果直观感受不提,央行和财政部吵架吵得更频更凶了。

 

2018年3月,特朗普挑起中美贸易争端,是他借总统身份在经济领域搞的第二件大事。特朗普漫天要价,谈判期间反复无常,种种迹象表明,他对中美贸易毫无预期和规划,他最初在贸易领域生事,与向驻有美军的国家索要军费一样,属于碰瓷行为。然而中方如临大敌,早早表示愿意协助解决缩小贸易差额,并大方开出订单以示诚意,让特朗普意识到有利可图。今年字节跳动面对特朗普犯了同样的错误,爽快地答应了特朗普强制出售TicToc中资股权的无理要求,被网友戏称“滑跪”,特朗普迅速加码,加上45天的限期条件,并扬言要抽取一大笔中介费。特朗普就是这么个喜欢蹬鼻子上脸、变本加厉的无赖。对付这种无赖,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好言相劝,分文不给,他打上门的话就打回去。

 

18年5月,中美双方首次贸易谈判,美方提的条件要么狮子大开口,“在2020年以前减少2000亿美元贸易逆差”,要么虚头巴脑,“立即着手减少贸易不均衡”、“停止向高科技补贴”。中国怎么补贴自己的产业,美国怎么可能管得着呢?这说明,特朗普根本没想清楚要从贸易争端中得到什么,漫天要价只为看看对方能给什么价码。所以我当时说,不用跟较真,他想怎么闹就让他闹,谈得拢谈,谈不拢互垒关税。

 

特朗普碰瓷中美贸易时,中国所谓的专家、智囊、经济学家们刚刚因减税盛赞过特朗普“懂经济、有战略眼光”,便顺着这个思路,脑补出一盘“先减税促进资本回流,后提高关税把制造业留在美国,增加美国国内就业,顺便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棋出来,把特朗普的大智慧大战略又拔高许多,荒谬之极。

 

减税如果是经济的良方,干脆不要征税,听MMT理论的靠印钱解决财政问题。如果提高关税就能让本国制造业复兴,那存在就业问题的发达国家都应该退出WTO,把贸易壁垒竖得高高的。

 

今天回顾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我们来问一问,美国的经济振兴了吗?美国的制造业回流了吗?

 

18年7月6日,特朗普出乎意料地落实了对中国部分商品关税加征。说出乎意料,是因为真的落实加征关税,对美国好坏不论,对特朗普本人是绝对有害的。美国加征关税,逼迫中国对等加税,美国进出口相关产业的利益势必受损,特朗普势必失去这部分选民的选票,而其他选民因此转投特朗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特朗普是把自己的选举利益看得比民众生命安全还要重的人,他在加征关税问题上如此冒失,不仅跟中国,跟加拿大、跟欧盟都有关税对垒的行为,唯一的解释是他对国际贸易一无所知,完全被他那群反全球化的经济顾问们牵着鼻子走。关税对垒,会给贸易国双方、特朗普本人造成损失,唯一获利的只有那些主张得以实践的经济顾问们。

 

自18年始,美国各种加征关税,对中国、对欧盟、对英国、对加拿大,想象中的制造业回流却杳无踪迹,美国人民最多换个地方进口,跨国企业想办法在越南建厂也不回美国建厂。事实上,从30年前日本的例子就容易知道,在央行、金融行业主导的以增量货币为主要增长点的经济体系下,制造业的衰退几乎无法避免。美国经济围绕美联储、华尔街、政府赤字转,想仅凭关税挽回制造业颓势只能是痴心妄想。

 

提高关税后,特朗普声称“中国将为关税买单”,实际上买单的是美国消费者。一如他声称边境墙将“由墨西哥买单”,实际付账的是美国纳税人。若有一张古往今来骗子排行榜,特朗普必能排前几名。

 

当“贸易战”这个词出现在媒体时,中美贸易争端就注定会陷入漫长的拉锯战。民众听到“战争”这个词,就容易兴奋,容易义愤填膺,容易去支持他们的领导人,不支持的人还会被围攻“不爱国”。特朗普一提对抗中国,支持率就蹭蹭上涨,让特朗普尝到太多甜头,以至于他有事没事就在推特上发一条“China!”。随着中国牌越打越顺手,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在中国议题上持续做文章成为特朗普最大的竞选策略,中美冲突也从贸易领域全面升级,蔓延至科技、学术、投资各个领域。

 

今年跟特朗普从叫嚷“Chinesevirus”到狙击华为再到威胁封禁TicToc,中国牌打得哗哗做响,前些日子却表示对贸易的协定执行情况感到满意,好似对中国态度有所缓和。不是他精神分裂,而是因为根本上,特朗普的中国牌只是围绕他的选举利益展开,中美贸易协定是他一手主导,是他任内最大政绩之一,故而无论实际执行情况如何,选举前他一定会说非常成功。

 

外交领域特朗普有恃无恐地牟取私利,经济领域恐怕更没少伸手。中美贸易战打得最火热的时候,特朗普的推特往往能够左右股市的涨跌,一说谈判取得进展股市就涨,一说他对谈判不满意股市就跌。许多人怀疑特朗普操纵股市,更有华尔街大佬发现特朗普发相关推特前总有非同寻常的股指期货交易。对此美国SEC未做表态,但如果特朗普卸任后被SEC发起指控,相信没有人会感到惊讶。

 

特朗普这四年之

疫情

 

普通民众可能无法明白特朗普及其团队在经济领域的失败,但特朗普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把他的无知、无能、自私自利展现得淋漓尽致。

 

由于担心管控措施影响经济进而影响选情,当美国最初爆发新冠疫情时,特朗普无视WHO警告,无视美国疾控专家的意见,淡化病毒的危险性,误导民众忽视病毒,对防护措施嗤之以鼻,凭空许愿“天热了病毒会自动消失”。为让经济恢复运行,特朗普与州政府叫板,在疫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要求解除管控措施,更夸张的是,他为此公然号召民众“起义”,撺掇民众违法复工、群聚,使得疫情二次爆发。

 

时至今日,美国累计确诊660余万例,死亡19.8万人,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仍在攀升中。应该说,特朗普对美国疫情失控负有极大责任,间接害死了许多人。面对美国国内铺天盖地的批评,他只好祭出指责中国、指责WHO,转移责任与视线的损招。

 

今年4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提出,靠注射消毒水、靠晒太阳杀死人体内的新冠病毒,充分暴露了他的无知。他不仅生物医学方面还没小学生有常识,他还刚愎自用,完全不肯学习,身边都是顶尖专家,他也没意识到对公众说话前应该先咨询下他们。这说明特朗普无知到了一定境界,无知到了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无知的地步。

 

该场记者会后,美国各地立马出现了几百起喝消毒水引起消化道灼伤就医的报道,足见权力身份对愚者影响力之大。

 

前面说特朗普减税是慷他人之慨,拿财政的钱拍中产马屁博自己的名声,疫情期间他又故技重施,要求财政部在抗疫救济支票上印上自己名字,又拿财政的钱拍穷人马屁博自己的名声。

 

前面说特朗普惯牟私利,疫情期间几件事曝光出来,好么,白宫整个一老鼠窝。纳瓦罗被曝以3倍市场价格采购呼吸机。特朗普女婿库什纳被伊利诺伊州州长亲自确认,倒卖联邦救援物资,揩油联邦经费中饱私囊。特朗普4月份力推羟氯喹预防和治疗新冠,还亲自上阵代言“我也在吃”,被曝他那个女婿库什纳的密友就是开药企卖羟氯喹的。《纽约时报》还爆料特朗普家族信托基金持有数家羟氯喹制药厂的股票。而羟氯喹最终被多国多项临床实验证实,只会造成心脏损伤,对新冠病情有害无益。

 

联邦政府注资柯达,帮助柯达转型生产药品原料(这事本身就不同寻常,好像美国其他药厂都关门了似的,非要找上主营做胶卷的公司),周二公布消息,周一柯达的股票就放量大涨,特朗普的高尔夫球友Gene Salazar更是在消息公布前狂买2000万美元柯达股票。

 

6月初,弗洛伊德之死与埃米•库珀事件,展示了美国泾渭分明的以肤色、立场、财富区分的割裂的社会。人们曾经不满于民主党强加于人的“政治正确”,寄望特朗普导正社会传统,不料特朗普这个“种族主义者”只是让激进右翼浮上台面,左右两派的对立进一步加深,双方都变得更加激进。

 

由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席卷全美,特朗普当然没有能力应对,只好展现“强硬”,把他外交上那点小伎俩用在对付自家公民身上。而当他试图使用军队镇压抗议示威人群时,三军司令不仅拒绝了他的要求,还分别向全军发表公开信大谈“国家原则”,实质上公然背弃了特朗普这个名义上的三军总司令。随后,共和党的大佬,包括国防部长马蒂斯、前国务卿鲍威尔、前总统小布什、参议员罗姆尼,纷纷公开表示不支持特朗普连任。堂堂共和党的总统、三军总司令,被共和党大佬、被军队厌弃到这个程度,特朗普做到了。

 

总结来说,特朗普能力平庸,知识水平至多到达美国普通民众水平(而我们知道美国的教育水平非常低下),却又极端自恋而刚愎自用,他挑选的团队鱼龙混杂各怀鬼胎,没能补足他的能力,导致他作为总统完全不合格。特朗普贪名贪利,行事的出发点全是他的私利,而且几乎毫不掩饰,赤裸裸地公器私用,置美国、美国人民的利益于不顾。令人苦笑不得的是,特朗普大大方方地做着真小人,只消嘴上硬掰“都是为了美国”,就有一大堆马屁精应和,就有无数愚民信了那些鬼话。

 

特朗普任内建了三道墙,一截美墨边境之墙,一道与诸国的贸易壁垒之墙,以及美国社会割裂之墙,这些墙将成为世界长久的伤痕。 

 

2020选情

 

特朗普这些年,前下属出书曝他黑料,亲侄女出书曝他黑料,记者曝他录音黑料,雷人语录不断,各种谎言被打脸,行事任性如巨婴,却有一群铁粉坚定支持者,认定所有对特朗普的不利信息都是民主党拙劣的抹黑,FOX电视台成天一副“舍特朗普其谁”的样子。有人讲“特朗普要连任了,支持者太坚定了,基本盘太稳了”,这当然是完全不懂美国选举。

 

特朗普说注射消毒水治疗新冠,就有一帮人喝消毒水喝到进医院,跟这种智力水平的人有什么道理可讲?让他们坚定支持特朗普就好。共和党的许多选民本来就极端顽固,甚至可以说愚忠,哪怕共和党牵头猪出来,向公众宣布特朗普已经变成了猪,这头猪都能得到上千万选票,这种基本盘的稳固有什么意义呢?共和党一样常常败选。

 

在美国大选中,讲共和党或者民主党的基本盘是没有意义的,有一群人永远投共和党,有一群人永远投民主党,而真正决定选举结果的是中间派、摇摆分子。总体来说,中间派摇摆分子的智识水平远高于喝消毒水的那群人,具有基本的理性和判断能力。

 

2016年的时候,特朗普尚有许多优势,最后也只在选举人票上惊险胜过希拉里,2020年这些优势已经丧失殆尽。

 

特朗普任职期间,就业率、股市等经济数据看上去还不错,但这种不错只是与奥巴马时期一样的表面光鲜,美国经济是持续恶化的,对奥巴马经济政策失望的贫困选民只会对特朗普更加失望。

 

特朗普当年以纯商人“政治平民”身份出道,相比“政客”胜在形象“清纯”,可以赢得对整个政治反感的选民选票,今年他已是4年总统经历在身,人们已经清楚看到,他比普通政客更肮脏。

 

4年前,大家对特朗普可能带来的变化尚存幻想,4年后大家已经看清楚,所谓变化就是闹得所有人不得安生。

 

人们厌恶希拉里跟华尔街走太近,结果特朗普更贴着华尔街,甚至于直接在华尔街操盘。人们厌恶希拉里虚伪、撒谎,结果特朗普只是懒得伪装,更加撒谎成性,满嘴只有谎言。最近让美国哗然的事是,2月份特朗普就知道新冠病毒“致命”,却欺瞒民众“只是流感”。

 

从上次的投票统计数据上可以知道,希拉里的败选更多缘于民主党选民的跑票,这样的情况在今年很难发生。民主党这边,当年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始终高于特朗普,大家都觉得希拉里肯定当选,好多人因为讨厌希拉里不去投票。还有好些人投独立候选人。今年民主党选民看特朗普基本盘那么坚定,哪里敢不去投票,大家投拜登不是支持拜登,而是不能让特朗普再干4年。

 

而共和党那边,上次得票就不多,今年还这么多共和党大佬站出来公开反水,表明由于特朗普太离谱,历来稳固共和党的票仓也已经松动。

 

今年民主党推出来的拜登,虽然不是什么杰出的总统候选人,但是四平八稳,没有明显的重大缺点。4年前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很让人讨厌,选民有点难以抉择,今年特朗普帮大家去掉了错误答案,只要拜登稍微正常些,大家就不会选特朗普。网上带搞笑性质的调查中,大部分人支持拜登的原因选的是“他不是特朗普”。

 

拜登的得分点包括:美国民众还没做好迎接女总统的准备,而拜登是个白人男性。民众已经怕了商人总统,而拜登从政40多年,给奥巴马当过副总统。拜登家里做生意好像有点黑料,但特朗普家那边已经不只是黑料了,可以开染坊了。拜登年纪很大,似乎有些痴呆,天天被特朗普嘲笑“瞌睡乔”(sleepy Joe),但当年小布什也时常宛若智障,人家依靠团队总统也当得好好的,拜登作为老牌政客,团队不会太离谱。

 

只要接下来的电视辩论拜登不出大岔子,特朗普自己就会输掉选举,就像4年前希拉里自己输掉选举一样。电视辩论这关也不难通过,大家没指望说话都经常说不清楚的拜登能赢得辩论,期望越低、失望越小。而特朗普的辩论策略其实很容易预料,那就是睁眼说瞎话,讲自己这四年做了各种“great job”,在经济上做了“great job”,在中美贸易上做了“great job”,在疫情应对上做了“great job”,在军事上做了“great job”。拜登想赢不困难,就是采取跟特朗普一样的话术,无论特朗普说他哪方面做得好,都无脑回怼他干得垃圾,然后不断重复曝光他的各种黑料。只要不被特朗普牵着鼻子走,无论怎么答非所问都不要紧,反正特朗普讲话也没有逻辑。

 

4年前,各种机缘巧合下,特朗普也只是勉强赢得选举,4年后,从各方面因素看,特朗普都不会再有此侥幸,相信两个月后,拜登会以较大优势拿下总统。

 

这两个月,特朗普可能会垂死挣扎,花式作妖,其闹腾程度取决于他对连任可能性的判断,他觉得连任可能性越大,就会闹得越厉害,反之,如果觉得连任无望,他会致力于修复与各方关系,以防日后遭到清算。此外,以特朗普的品性,以他高考找枪手、与朋友打高尔夫球也要作弊的历史劣迹,他毫无疑问会设法在投票上作弊。日前,他已经公然向自己的选民喊话,“邮寄投票一次,去投票站再投票一次”。只不知总统权力会让他把作弊实施到怎样程度,美国的选举机制又能怎么应对这些作弊。

 

4年前,出于对子女入学问题的恐慌,许多华裔组织了特朗普后援会,寄望共和党总统矫正民主党近乎已经走向邪路的平权政策。4年后竟还有很多人号召投票给特朗普,那已经不能用政治幼稚来形容,只能说是政治弱智。

 

整个亚裔群体都不太会玩民主政治那套,很多人甚至觉得不参与政治显得自己多高贵纯洁,坚持自己的政治意见显得自己多独立思考,所以亚裔群体投票率低、选票分散,根本毫无政治力量。所以无论是民主党上台还是共和党上台,需要的时候都会毫无顾忌地牺牲亚裔群体的利益。在美国,白人是主流,黑人说不得,亚裔是真正的政治底层。在这种背景下,指望共和党为维护亚裔利益去跟非裔讨价还价,根本是痴心妄想。只有团结起来集中选票,让群体的选票能够影响选举结果,才能让让政客们不敢肆意鱼肉,才能维护自己群体的利益。

 

且不说特朗普连任不会对矫正民主党的平权政策起到良好作用,反而激化矛盾,让民主党的州长、议员更激进,退一万步讲,特朗普就算真的把大学录取名额还给亚裔,你华裔群体难道能占到任何便宜?特朗普把中美冲突渲染成今天这个样子,卡绿卡、卡签证、各种调查与中国的往来,华裔能在特朗普任内过好日子?今年还会投票给特朗普的华裔,只能说智商捉急。

 

2018年,国内把特朗普吹成神人的太多,讲他大战略大智慧,个个表示“特朗普连任板上钉钉”,所以今年国内聊美国大选的不多。在疫情前我就一直表示特朗普无法连任,主要依据是如果没有疫情,按美联储的政策周期,2020年美国经济将面临较大流动性危机风险,今年3月美股大跌四次熔断,没有疫情也会发生。(事实上,由于疫情美联储大放水,美股反而又被托起来,形成当下股市的迅速反弹。)即便没有疫情,料特朗普也没有能力应对流动性危机和继后的经济问题,他的无知无能仍会暴露,很难像2016年那样蒙混过关。

 

有趣的是,国内左右两派都有大把人支持特朗普。右派寄望特朗普施加的外部压力能够促进国内改革,加快制度完善与开放,这有些天真。外部压力促进社会自动良性嬗变的例子寥寥无几,倒是清末、一战后德国那样的恶化更平常些。左派支持特朗普的理由更殊为可笑,认为特朗普任美国总统可以搞乱美国,让中国实现“崛起”。事实上,其一,特朗普在任上宣扬中美对抗,在经贸合作和技术交流上施加重重阻碍,对中国和美国都造成了伤害,谁受伤更重并不好说。其二,哪怕特朗普让美国综合国力大减,哪怕甚至直线滑落跌至中国以后,意义何在呢?人类文明的进程难道还有加冕,世界第一就能上天?能发个奖状吗?其三,美国日子不好过了,中国老百姓的日子难道就能好过吗?

 

特朗普之后

 

特朗普这样一位奇葩总统,对美国、对世界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其印记不会随其卸任而迅速消除。其实有些问题是历史进程,特朗普与时代互相造就。

 

特朗普上台的背景是全球民粹主义的兴起。而民粹兴起的根源如《经济动力学》所述,是2008年量化宽松以后,经济动力由生产力发展转向货币增发驱动带来的经济结构性扭曲。经济扭曲带来的贫富差距增大被错误地归因全球化,引起保守阶层的对外排斥。

 

2008年以后,表面上各发达经济体,包括美国、日本以及欧债危机后的欧盟,都出了一定程度的经济景气,然而普通民众却未能享受到这场主要由资产泡沫构成的盛宴,被遗落的民众对未来没有信心。英国的脱欧口号是“Take back control”,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是“Make AmericaGreat Again”,“back”和“again”这两个词,充分反映出民众过得不如从前的现状,以及思想上不再进取、惟愿回到过去的保守状态。

 

这些年民众日子不好过,在投票的时候谋求搞怪,搞出许多意外票选结果,比如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但变来变去,都让事情变得更糟。这些吃过苦头的民众,接下来几年不会再投票给太出格的选项。这从韩国瑜惨败给蔡英文、又在任内被赶下高雄市长的位置可以看出端倪。美国政坛也会如此,特朗普式的逆袭会消停一阵,传统政客将重获亲睐,如果下次民主党又搞什么女候选人之类的另类候选人,共和党推个传统候选人出来,共和党的赢面就很大了。

 

2018年、2019年美国的联邦财政赤字都创下了纪录,而2020年由于疫情,美国财政赤字将创下纪录中的纪录。这些庞大债务势必长期迫使美联储保持零利率,并不断扩张资产负债表,造成美元泛滥。而美国经济原本相对世界的领先优势就已经在不断缩小,美国的疫情又更加严重、对经济影响更持久,几个因素叠加,弱美元格局将长期持续。

 

投资者普遍认为特朗普对经济是个有害因素。特朗普下台,不稳定因素减少,会被认为是利好消息,股市有望在11月份迎来一波上涨行情。

 

拜登上台后,无疑会纠正特朗普的许多政策,以拜登的年龄,也不会对连任有特朗普那样的大的执念,没有太大必要通过树立假想敌的方式骗取民众支持,中美关系有望缓和。但是这些年的宣传已经在中美民间撒下不少仇恨的种子,双方的对立不会消除。

 

特朗普以真小人的做派,砸掉了美国领导的自由世界的基本信条,他用行政手段粗暴干预商业,强买强卖外国企业,以关税威胁本国企业对外投资,以国家安全为名对公民肆意审查,其做法与俄罗斯、与朝鲜、与美国批判的许多国家并无二致。

 

美国灯塔因而黯淡无光,而灯塔的黯淡让所有人失掉方向,成为众人的不幸。美国灯塔上一次的黯淡是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那时候有人误以为苏联是新的方向,以至于全球十数亿人口走了60年弯路。

 

有了特朗普的教训,其他国家未来会避免向美国一面倒,但也不会就此与中国或者俄罗斯抱团,而会尝试更独立地发展。比如今天英国在5G上对华为表示了警惕,未必是站队美国,明天英国在关键领域对美国企业很可能会同样有所限制。

 

自上世纪70年代布林顿森林体系崩溃,全球已进入信用货币制度时代50年,今日特朗普造就的混乱,实际是信用货币制度脱锚放飞、央行印钞机被以宏观调控为名随意开启造成的货币混乱的一部分。这场混乱其实无关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无关民主与专制,而是全球经济体系都需要面对的重大难题。但是在可见的未来,包括美国在内的各个国家都不会承认责任在自己无节制地乱动印钞机,而会诿过于人,发达经济体谴责发展中经济体贸易不公,发展中经济体谴责发达经济体打压遏制,特朗普下台不会弥合世界的隔阂。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