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律背反的一灯如豆 > 从暴涨17倍的妖股硬讲点道理

从暴涨17倍的妖股硬讲点道理

1月27日美股妖股游戏驿站(Game Stop),代码简称GME收报347.51美元。今年20来个交易日,已经上涨1700%。而如果从去年4月的股价最低点2.57计算,这股票翻了138倍。
 
 
本来,资本市场大赌场,我1月11日在《特斯拉股价与机构抱团》里就讲,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没什么合理不合理。什么市场理性、什么价值投资都是骗人玩的。本来就是个喜剧闹剧,但是为了流量,我决定蹭下热点,从这件事讲点道理出来。刚好我特别擅长讲道理。
 
道理一:人民群众热爱赌博,还热爱围观赌博。
 
本来美股的事情跟大多数中国股民不挨着,但是这种一夜暴富的故事不聊都觉得心里难受。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比特币、北上深的房子问题上,实际交易参与者没多少,讨论人数极多,都想从里面学出点什么致富门道。
 
我在评论盲盒公司的《 全民抽奖——从泡泡玛特说起》文章里说过:
 
“人民群众喜欢抽奖到什么程度呢?看别人抽奖也高兴。视频、直播里最火的一类,就是开宝鉴定、游戏抽卡、打麻将摸到大牌。前阵子朋友圈最火的文章,是讲深圳豪宅楼盘润玺开盘的,‘摇中一套立赚500万’,引来大量吃瓜群众围观。”
 
看GME暴涨同理,看人中奖都高兴。
 
道理二:全球人民都喜闻乐见打土豪分田地。
 
国内外媒体与社交网络都把GME的这轮上涨绘声绘色地说成“散户血洗华尔街”,“散户大战对冲基金”,但这显然与事实相去甚远。
 
GME倍受关注,始于国外火爆的论坛Reddit里的WallStreetBets(华尔街赌棍,简称WSB)板块,自2020年7月起有人在上面唱多GME,随着股价一路小幅走高,渐成气候。喜欢逛论坛的御宅们与GME一个卖游戏的公司也天生亲近。
 
与一般论坛一样,WSB里以小散为主,但从各种专业分析和研究资料看,显然不乏行业大佬,而大佬这种存在,几个人的能量就足以盖过其他所有人总和。其实光看名字就知道这里有一群对华尔街认识极为深刻的人,清楚认识到华尔街是个大赌场。小朋友才会相信人们在华尔街是搞“投资”。
 
1月初,做宠物电商成功的Ryan Cohen成为GME董事,引发市场遐想。1月13日GME股价飙升,WSB对GME的追捧达到白热化。彼时,GME最大空头是Melvin Capital,WSB跃跃欲试要对其开战。
 
1月19日,GME股价来到40美元附近,华尔街著名大空头Citron(香橼)宣布做空GME,讲话有点挑衅有点难听,虽然是大实话:
 
“你们拿的这个GME是把烂牌,分分钟跌回20块,听听爷明天给你好好说道说道。”
 
大家还以为香橼手里捏着什么猛料要曝,结果说了一堆基本面分析的废话。随后几日GME连续上涨,引起媒体广泛关注。这时候GME已经出圈,参与范围已经远远超过WSB。
 
1月26日,GME股价最高飙升至150美元,Melvin Capital被传破产。当日阿里巴巴股价短暂闪崩后恢复,被传系MelvinCapital爆仓卖出阿里补充流动性所致。又有媒体称Melvin Capital接受对冲基金Citadel(这家与中国颇有渊源)和Point72总计共27.5亿美元的援助资金。次日Melvin Capital否认破产传言,表示已清仓GME空头头寸,未透露损失金额,有猜测为30亿美元。香橼也宣称已放弃做空,实际做空价位为45刀入场,90刀退出。
 
上述信息被混淆为,WSB散户血洗Melvin Capital、香橼、Citadel、Point72四家对冲
 
因此所谓的“散户血洗华尔加”,实际上只有Melvin Capital一家大出血。香橼强出头被当头棒喝,损失未知,料不会太大。而在GME股价飙升时,具体多空参与情况未明,很有可能GME的主要多头是华尔街机构,盈亏都在华尔街。股价处于高位时,WSB固然获利良多,也未必比多头机构赚得多,而一旦股价下行,WSB就可能暴亏,多头机构坐享渔利。
 
整个过程被包装成“散户吊打对冲基金”的故事,主要由于全世界人民都喜欢看巨头吃瘪,喜欢听蚂蚁绊倒大象的故事。
 
道理三:自古做空多破产。
 
许多人以为做多买涨、做空买跌,买涨买跌是对等的,这错得离谱,做空风险要远大于做多。单一做空策略往往在1、2年内就可以导致破产,5年以上基本一定破产。
 
其中原因很多,这里用比较容易理解的两条说明。首先在无杠杆的情况下,做多损失100%,需价格跌至0,而做空损失100%,只需价格翻倍。价格跌至0的概率显然比价格翻倍的概率低得多,而价格进一步上涨时,做空损失还可能超过100%。其次,货有限而钱无穷,做空实际上面对的是不可估量的可能的买入资金,空方势单力薄。
 
最近几年货币超泛滥,融资渠道畅通过头,市场失信主体短期内都能搞到大笔资金撑场面,浑水那样靠揭发造假做空的策略都屡屡受挫。
 
之前我评论特斯拉股价的时候就提醒过,无论认为特斯拉股价有多大泡沫,都不要轻易做空。尤其一般散户,做空永远死在黎明前,爆仓后股价开始跌。
 
道理四:“人类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2008年上演过著名的“保时捷世纪逼空血案”,保时捷利用买入期权制造轧空,血洗一票做空大众的对冲基金。这事Melvin Capital不可能不知道,然而在风险预警信号明显的情况下,仍留有多到不可思议的大量GME空头头寸,差点把自己搞破产。
 
其他不信邪的空头,机构或者散户,怕还有不少在GME上面粉身碎骨。
 
道理五:哪里的机构都一样没谱。
 
华尔街的对冲基金一直把自己包装成聪明绝顶的人上人,其实赌场里运字当头,他们那点小聪明根本算不上什么。运气好的,被广为传颂,运气差的,就默默死掉,于是大家都只记得“对冲基金投资有道”。而保时捷世纪逼空和这次的GME逼空,扒了这群人的皮,故而人人拍手称快。
 
国内机构也是同样道理。为啥明星基金经理的产品收益率看上去都很高?除了刻意包装外,运气占了很大因素,而运气差收益率差的基金经理则默默消失不被提及。由于一个人的运气很难一直很好,所以明星基金经理隔几年就要换一波。
 
道理六:无处不在的正反馈。
 
由《经济动力学》知道,金融资产本身有吉芬性质,进入上升通道后会形成正反馈体系,可以保持上升惯性。而GME这只股票上的正反馈机制尤其多。
 
首先,WSB论坛本来就聚集一群观望者,股价的上涨吸引他们入场进一步做高股价。
 
其次,股价快速上涨过程中空头被平仓,空头亏损认输赔钱,部分多头了结获利。这时候如果获利多头离场,则对股价中性。但在市场情绪未改的情况下,获利多头舍不得离场,转而以更高价格买回股票(买入看涨期权),则推动股价上涨。
 
还有,GME股票的大幅上涨吸引众多媒体曝光,源源不断地引入圈外投资者下场接盘。股价越涨,曝光度越高,闻风而来的人越多,股价越涨。
 
道理七:乱拳打死老师傅。
 
WSB里,GME的多头司令是一个叫DeepFuckingValue的人,他7月买了5万美元GME看涨期权,随着GME股价的不断上涨他不断晒出自己的收益,至1月27日已暴增1000倍至近5000万美元,成为WSB里“搏一搏,单车变摩托”、“YOLO”(YouOnly Live Once,过把瘾就死)理念的最佳践行者,人人拥戴的领袖。
 
然而,DeepFuckingValue唱多GME的主要理由其实并不成立。他认为GME被严重过度做空,做空股股数为流通股的150%,因而会有轧空风险。
 
DeepFuckingValue很有可能知道“保时捷世纪逼空案”,所以想到利用轧空赚钱,但是他对空头头寸的认识是不正确的,实际大大高估了轧空机会。
 
事实上,任何一个所谓卖空工具,都由同时产生的多头头寸和空头头寸构成(如果熟悉《经济动力学》里的金融学第0定律,对此会有更清醒认识),这些衍生品头寸的产生与结算,与正股的数量并没有直接关联。
 
我们以期权工具做空GME为例,说明为什么轧空风险被高估了。假设当前GME股价为40美元,我认为股价不太可能涨到60美元,便以5美元的权利金价格,卖出1张60美元的看涨期权。这时候外面看上去,我有1股的空头待结头寸。过了一段时间,股价下跌至30美元,同时间的一张57美元的看涨期权只要3美元。我为了锁定卖空收益,买入这张看涨期权。那么我已经到手收益5-3=2美元,期权到期时,我只要还可以行权57美元的看涨期权交付我卖出的那张60美元期权,获得60-57=3美元的收益,共计5美元。实际上我没有保留任何头寸。
 
简单起见,假设这两笔交易对手方都是同一个人小明,那么我跟小明的净头寸实际都分别为0股,但未结清空头头寸会显示为我1股,小明1股,合计2股。这2股完全是多计的。所以其实单从做空股数,根本看不出什么“过度做空”的问题。
 
事实上,实现“轧空”的充分必要条件是所有净多头头寸持有方和正股股票持有人联合起来,让净空头头寸持有方无法结清头寸,而与总头寸,或者说做空股股数无关。
 
DeepFuckingValue做多GME的理由站不住脚,但是借着1月以来的利好和蜂拥而至的羊群,大赚一笔,乱拳打死老师傅,让Melvin Capital和香橼大出血。其背后是GME的多头们借WSB的东风绞杀空头。
 
错误理由得到正确结果,这在投资领域实在太常见了。比如有江湖传言,某大爷看到京东到处打广告欲买入,买成京东方盈利数倍。
 
如果WSB相信了DeepFuckingValue的理由,把做空股数当成买入指标,以为可以“轧空”被过度做空的股票,华尔街的机构可以做如下“诱多”策略,制造天价,让WSB在帝国大厦楼顶接盘:
 
持有GME股票的机构,卖出看涨期权,并让自己的关联方买入这份看涨期权,制造卖空股股数持续高位的样子。WSB认为可以利用资金优势推高股价,只要做空股股数不下降就有获利空间,他们就可能不断买入。最后机构可以在高得惊人的价位,把GME股票卖给WSB。
 
事实上,GME到350元时做空股数始终保持在7000万股,大于其总股本数,可能已经有人在运用上述策略,制造所谓“过度卖空”的假象。而WSB们还以为不怕死的空头给他们送钱来了,可以集中资金优势轧死。
 
道理八:只要有人买,垃圾也能涨上天。
 
从基本面看,GME属于那种完全无药可救的公司,靠6000家门店主营线下游戏销售,在当前游戏全产业链线上化的趋势下注定穷途末路。而所谓转型电商,完全不适用游戏行业。玩家既然都已经从网上下载了,为何不直接从官网或者游戏平台下载,而要从电商平台买游戏?
 
疫情以来GME销售暴跌大幅亏损,按照正常商业逻辑,此后应该进入衰退清算的阶段,但市场又给出了转型预期。个人以为,所谓转型比另起炉灶从头再来更难,几无押注价值。
 
然而在“打爆华尔街”的感召下,成千上万人掏出真金白银,把GME捧出200多亿美元的市值来。
 
让垃圾涨上天这种事,机构干得比散户多得多。当年机构抱团全通教育、乐视网、暴风影音的情景历历在目。一级市场更是坑蒙拐骗击鼓传花,靠肺活量把一个个商业价值为负数的企业硬生生吹出几亿几十亿估值来。
 
以前机构总是凭借资金优势恶炒,如今散户借着互联网合纵连横,短期内也能过一把恶炒瘾了。
 
道理九:互联网传销法力无边。
 
GME的故事有点像去年8、9月份的天山生物,基本面一塌糊涂,业务毫无指望,人们群众有钱任性,把股价从5块多一路拉到近35块。
 
 
证监会放话说要严查,说找到新型市场操纵线索,最后不了了之。
 
其实就是互联网传销,几个人把所谓盈利一贴,让微信群、QQ群、论坛里的网友跟风购买。一旦上涨趋势形成,带头倡导者就被封神,短期内大量资金就可以集中在个股上。
 
GME同样道理,DeepFuckingValue贴收益封神,WSB又高举“打爆华尔街”的大旗,千军万马汇总在几只个股上,短期内还真闹出了大动静。
 
这次GME也惊动了SEC,吃了亏的香橼到处嚷嚷WSB搞合谋违法操纵市场。
 
道理十:人民群众总是取得一次又一次伟大胜利,然而其中大多数人总是变得越来越穷。
 
随着“散户血洗对冲基金”、“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之类的评论出现在媒体和社交平台,WSB们被捧成散户股神、平民英雄,越战越勇,越买越上头。
 
然而,华尔街大赌场,这场闹剧无非造就一场财富转移,GME的股价终要回落,必然高位接盘的WSB不可能是赢家,赚钱的只能是GME最早的那些多头、股票持有者、赚到了手续费的做市商。换言之,赚钱的人仍是华尔街。君不见,已有大佬纷纷站出来支持WSB。所以虽然个别空头被打爆,华尔街稳赚不赔。
 
虽然极少数早期参与做多GME的WSB会发一笔财,但大多数WSB只是在华尔街的战场,按照华尔街的规则,用华尔街提供的工具,打了一场给华尔街送钱的战役。
 
历史就是这样,胜利的人民到头来一无所有。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