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律背反的一灯如豆 > 2018年的几件小事

2018年的几件小事

大家都已经感受到,2018年是非同寻常的一点,并可能成为很多历史进程的转折点。它如此重要,以至于还没过完就已经有非常多的总结回顾。而这里,只提几件小事。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选择的都是美国小事而不是中国小事,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那些重要的话题并不会被提及,隔靴搔痒点到为止。

 

2018年9月,硅谷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宣布正式解散。Theranos于2003年成立,曾声称研发出了颠覆行业的革命性血液检测方法,是一只硅谷明星独角兽,最高估值曾至90亿美元。此次解散,意味着曾向Theranos投入大笔资金的知名投资者竹篮打水一场空,号称世界顶尖的投资者们总计损失近10亿美元。

 

 Theranos的创始人Elizabeth Holme号称女版乔布斯,19岁从斯坦福大学辍学并创办Theranos。随着Elizabeth傍上诸多硅谷和政界大佬,甲骨文创始人Larry Ellison、报业大亨默多克、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和乔治·舒尔茨等人纷纷成为Theranos的投资人或董事,故事变得光鲜而老套。福布斯等媒体争相报道Elizabeth和她的Theranos,她在电视节目上与克林顿和马云谈笑风生,一路光环加身,估值节节攀升。然而,这一切不过是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号称便宜、快速、高效的“Theranos血检法”只是一场并不高明的骗局。

这可不是伪造的封面

 

最终,2015年10月,记者John Carreyrou在《华尔街日报》的系列报道给这场骗局吹响末日的号角。2016年起,Theranos被美国各州吊销医疗执照并关闭了旗下血液检测设施和医学实验室,2018年3月,Theranos高管被美国证券管理委员会以民事欺诈罪起诉,6月遭到美国司法部刑事指控,9月宣布解散,这场“硅谷大戏”彻底落下帷幕。

 

Theranos的完整故事被John Carreyrou写为《坏血:硅谷创业公司背后的谎言和秘密》(Bad Blood: Secrets and Lies in a Silicon Valley Startup)出版,并且被改编为电影,据悉大表姐Jennifer Lawrence将出演女主角Elizabeth Holmes。

 

如同其他骗局,历时15年之久的Theranos传奇中其实不乏质疑的声音。07年起就有员工爆料其检测结果造假,2013年经营Google Ventures(GV)的Bill Maris决定不投资Theranos。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Maris说他有一位生命科学投资团队的成员参加了血液测试,“任何人都不难确定事情可能并不是他们在这里所看到的。”然而这些声音都淹没在了赞美与吹捧声中,在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之前,没有多少人关心真相。

 

背后支持类似骗局与败局不断做大的,是诉诸所谓权威的媚俗。共享经济兵败如山倒之前,也不缺“盈利能力”等方面疑问。然而,世间在“最顶尖的投资机构都看好这个行业,难道他们不会算账”集体媚俗下,质疑声被淹没。数千份愚鲁的报告横空出世,为荒唐的“事业”摇旗呐喊。甚至有人说,仅靠押金共享经济都是门好生意,终于押金也搞没了。

 

类似的故事,Theranos不是第一个,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而一个被揭露的Theranos背后,是成千上万没有被揭露的Theranos,它们遍布硅谷、美国,以及更多的,在大洋彼岸。它们估值几十亿、几百亿,它们的成功激励着世人,似乎有一条通向财富的捷径:造假、抱团、向媒体购买软文报道、拖越来越多人尤其是有权势的人下水。

 

另一个硅谷明星,在2018年也状况不断。8月,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正考虑以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并称“资金已有可靠来源”,特斯拉股价应声大涨。然而质疑马斯克吹牛操纵股价的声音纷纷而至,随后SEC启动调查。

 

9月,特斯拉在电视直播节目上公然喝酒吸大麻,引起舆论哗然,特斯拉股价大跌。9月底,特斯拉与SEC达成和解,特斯拉与马斯克各自认罚2000万美元,马斯克不再担任董事长,但仍保留CEO职务。

 

 

马斯克的这场闹剧,源起2017年特斯拉的巨额亏损,这家上市已经8年、被认为世界最优秀的电动车企业盈利似乎仍然遥遥无期。而监管层的高举轻放,也再次验证了无论在哪里,只要牵扯的利益足够大,就没有人敢真的拿他怎么样。这位自诩为现实版钢铁侠的商人,在这么多年这么多人的吹捧下已经变成一个符号,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符号,无论是华尔街还是硅谷,都承受不起他的垮台。

 

第三个小事来自学术界。2018年10月,哈佛医学院的Piero Anversa被证实学术造假,所发论文被撤回。

 

Piero Anversa 2001年于《自然》杂志发文,声称可以用骨髓干细胞(c-kit)使心肌再生。2003年,Anversa等人又在《细胞》杂志发文称不需要骨髓干细胞,使用成熟的心脏干细胞就能修复心肌,从此成为“心脏干细胞研究”领军人物,“在各种顶级杂志发文章就像普通医生写个病历这么简单”,荣誉与经费纷至沓来。

 

针对所谓心脏干细胞研究,美国另一个心血管大牛Jeffery Molkentin 2014年发文指出:“心脏没有干细胞,别再发表这些结果了。”一石激起千层浪,世界各地有良知的研究者纷纷声援,直至哈佛医学院发起调查,确认数据造假、学术不端,心脏干细胞这件皇帝的新衣终被戳破。

 

检索中文“心脏干细胞”,会发现很多研究报告、研究课题。事实上,中国正是“心脏干细胞”领域最积极的跟风者,有心人可以查一下,其中有多少阳性结果。美剧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里有一集,主角物理教授Sheldon计算出了一种新元素,中国的一个研究所很快宣布在实验室得到了这种元素,Sheldon因此升职加薪。结果其实是Sheldon把计算单位搞错了,这种新元素根本不存在。这大概就是所谓艺术源于生活吧。

 

这年头学术造假不稀奇,国外期刊发现造假撤稿不稀奇,哈佛医学院自曝家丑不稀奇,顶尖的研究成果被证明是错误的不稀奇。而若哪天国内期刊曝学术不端撤稿、国内机构自曝家丑,才真正稀奇。

 

第四件小事是美国二季度GDP增长4.1%,创四年最佳,紧接着,美股创下历史高点。于是在大洋彼岸,突然冒出了很多“美国专家”,信誓旦旦说自己始终看好川普,并根据这一经济增长数字,断言川普的连任是“板上钉钉”。

 

在一些滑稽的逻辑里,川普赢得美国总统竞选,就表明他非常有能力,就表明他当好美国总统,就表明他的政策都是正确的、深思熟虑而富有成效的。造墙是富有执行力的表现,国际贸易上四处引战是重塑美国国际利益格局,减税是拯救美国产业的伟大创举。真的这么简单?若造墙有用的话,干脆禁止移民。若设关税就能让制造业回流,那干脆闭关锁国,禁止进口。若减税就能让美国再次伟大,奥巴马政府怎么如此愚蠢不早点减税,或者干脆不要征税岂不更美。

 

总有些人的世界观依然停留在数百年前,中举之人必然是文曲星下凡,能当上美国总统之人必然有大能大德,行事必有深意,必不是升斗小民可质疑指摘的。于是股市好是川普的功劳,经济好也是川普功劳,说好听点是在论证解读川普政策,说难听点不过是拍马屁的思路用在了分析国际政治上。

 

终于到了美股崩盘的时候。本来,美股涨跌自然有其周期规律,非要在上涨的时候揽功,那下跌的时候也就不得不担责。而随着资本市场进入下行周期,经济周期也会随之转衰,除非战时状态,且看川普拿什么“板上钉钉”地连任。

 

今天,媚俗的力量仍然远远超过理性的力量,一个谎言、一场骗局要花费数年甚至十数年的时间去拆穿,代价巨大,而更多的谎言与骗局被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哪怕是在美国。然而错的就是错的,假的就是假的,无论估值是90亿美元,哪怕全世界最有钱有势的人为其站台,哪怕几千万几亿人相信它、支持它,终究闹剧一场。人们相信资本、权威、权势的力量可以无所不能、为所欲为已经太久,而现实终要显露出其本来面目。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