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律背反的一灯如豆 > 这满地锦鲤,是把握不住的命与运

这满地锦鲤,是把握不住的命与运

朋友圈锦鲤泛滥,引起很多唯物主义小伙伴不满,有人拿起了反制武器:

如果不愿意锦鲤们白白牺牲,那么还可以使用:

 

动物保护主义者可以使用:

还有人使用大白鲨等海水鲨鱼,这就有点不太科学了,锦鲤毕竟是淡水鱼。

 

01

 

全世界人民都爱搞迷信活动。比如投硬币许愿,全球通行,海绵宝宝有一集就是《许愿井》。在各地旅游景点里,如果有缸、井、水塘或者任何人不易够到的凹陷处,就不难在其中发现各式各样的硬币。而且一旦有人投过币,一定会有跟风,从而总是成堆出现,亮闪闪惹人垂涎。曾在博物馆展示石器时代的道具石臼里看到过大把硬币(展区由护栏隔开,所以是投掷进去的),让人纳闷到博物馆都是干嘛来了,向祖宗许愿来了?

 

数字迷信也跨越了民族与地区。中日都比较忌讳“4”这个数字,盖因在两国语言中都谐音“死”。西方人普遍忌讳“13”这个数字,据说与最后的晚餐有关。有些数字就体现出文化冲突了。比如“6”在中国是吉祥的代表,更因谐音“溜”,在中文短视频世界里代表点赞。但“6”在基督世界却不是什么好数,尤其是“666”三连更是恶魔的代表。遇到比较信这些的老外看中国短视频,看到满眼666,应该会挺郁闷想说“what’s wrong with those guys”。

 

在文化交流碰撞的地区,迷信活动也交流壮大,比如香港就兼具东西方迷信于一身,迷信的东西特别多。稍讲究的大楼里,既不能有13楼、也不能出现带4的楼层。所以4楼不叫4楼,要叫3A楼。到了13、14楼连着犯忌,要改成12A、12B,所以楼层是按照12、12A、12B、15这么排的,不明就里的人,就会纳闷怎么会有这么多12楼。遇上迷信得比较有特色的业主,楼层叫法更是五花八门。

 

运动员是迷信的高发群体。很多足球运动员有必须左脚或者右脚先踏进场地的迷信。著名的网球运动员纳达尔也以他的花样迷信闻名遐迩,赛场上有一大串迷信活动要搞。大家看他比赛的时候比较容易注意到的是他发球前捋头发、摸鼻子、扯裤子的小动作,每次都会做一整套。

 

一般人会以为科学家、科研人员较少迷信,这个认知并不正确。搞科研的人发文章、期刊会议投稿当然是踩着截至日来,但是具体几点钟投出去,8点还是9点,有些人就有讲究,有人甚至精确到分钟。

 

数学家搞迷信活动也是一把好手。搞数论的哈代(Godfray Harold Hardy,1877-1947)常去丹麦与数学家玻尔(物理学家玻尔的弟弟)共度暑假,讨论黎曼猜想。有一次他赶到码头打算回英国时,很不幸地发现只剩下一条小船可以乘坐了。要过波涛汹涌的北海风险很大,弄不好就得葬身鱼腹。为了旅途的平安,信奉上帝的乘客们忙着祈求上帝的保佑。哈代却是一个坚决不信上帝的人,他给玻尔发去了一张简短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一句话:“我已经证明了黎曼猜想”。他当然没证明黎曼猜想。回到英国后他向玻尔解释了原因,说如果那次他乘坐的小船沉没了,那人们就只好相信他真的证明了黎曼猜想(效仿费马)。但他知道上帝是肯定不会把这么巨大的荣誉送给他——一个坚决不信上帝的人的,因此上帝是一定不会让他的小船沉没。逻辑满分,堪称专业与迷信相结合的完美典范。

 

也有反面例子。既拿诺贝尔化学奖又拿诺贝和平奖的鲍林(Linus Carl Pauling,1901-1994)一辈子迷信维生素c,说既能治感冒又能治各种癌症。今天Vc泡腾片能做广告说感冒了吃一片泡腾片就是拜他老人所赐。学界对此进行了大量临床实验,很多结果都否定了鲍林的这种看法。然而架不住他老人家自己当仙丹狂吃Vc,还活到93岁,又是生化泰斗级人物,谁也不敢断言他错了,直到今天全世界还有大量经费和科研资源用在相关实验上。

 

对于科学家们来说,知道的越多,便越知道自己搞不清的东西更多,说不好冥冥中有什么未知因素。并且科学发现充满了偶然性,结果难测。所以即使在科学界,迷信只会变换形式和内容,怕不会有完全消失的一天。

 

02

 

高官富贾喜欢搞迷信活动。中纪委的通报当中,时不时就有某落马官员“长期搞迷信活动”的字样。有人这是因为说金钱权势到了一定程度,生活上应有尽有,能享受到顶尖的医疗护理,然而遇到绝症依然束手无策,三灾六难亦全不能免,凡间的手段已然用到极致的情况下,只能求助超自然力量了。

 

但真正的原因却未必如此。位极人臣、富甲一方莫不需要机缘,其中艰难险阻、道道门槛也并非全凭实力就可过关。而仕途险恶、商海变幻,高官富贾见多了同僚同辈的沉浮,知道很多事情非人力可为。官员任上再治理有方,辖内若出了特大事故,搞不好仕途就此断绝。商人决策失误破产倒闭事小,若不小心得罪人,恐还有牢狱之灾、性命之虞。

 

乾隆在电视剧中屡以明君面目出现,却仅因大臣为废后乌拉娜拉氏求一句情,便将其处死。乾隆时期还屡兴文字狱,倒霉官员无数,可见乾隆朝的官多不好当,而不好当的又何止乾隆朝的官。昔日清朝首富胡雪岩前半生呼风唤雨,生意红红火火,更被赐二品顶戴,风头一时无两,但是却卷入政争,加上个人生意决策失误,最终被抄家破产,落个郁郁而终。所以纵使一品大员、纵使富可敌国,稍有行差踏错,便是万劫不复。如此凶险,自然是免不了要请神灵保佑了。而今天落马官员不问苍生问鬼神,或是因为觉得苍生百分百无用,鬼神却万一显灵吧。

 

搞迷信活动,论频率高官富贾未必比一般群众高,但论阵仗肯定是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几万块请大师算命、几十万请和尚念经、几百万请风水师堪舆、几千万香火进贡修庙,寻常人家听了,定然要咋舌。

 

不过这些巨款,并不全是孝敬天上的神佛,当中为数不少,其实是贡给地上的老爷。“气功大师”王林的地产商弟子们向他缴纳数百万学费,当然不是学什么“空盆来蛇”,真正要学的是“空麻袋背米”,想进那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靠一纸批文、合同打开滚滚财路,学费大头自然也并不是要给王林。寺庙的香火钱,来无迹去无踪,也是腾挪的好地方,假借文化交流、弘扬佛法的名义,甚至能鼓捣到海外去。昔日常有尼姑庵做那皮肉生意,今日也不知多少勾当在佛祖眼皮子底下结成。

 

03

 

人们热爱搞迷信活动,归根到底是因为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性。能不能通过这场考试?能不能应聘到这家企业?能不能签下这个客户?能不能中标这个项目?这次能不能升职?身体不舒服检查会不会查出什么大问题?总有太多无法把握之事,让人不得不去相信冥冥中有神秘的力量可以帮忙。

 

运动员在竞技场上,比拼的是人的巅峰极限,胜负只在毫厘之间,身体状态有一些细微差别,结局便大不相同,故迷信泛滥。科研人员也是一样,稿件会否被接收具有不确定性,才会搞些迷信,如果已经完全沟通好、确定没有问题,也就不会整那些没用了。

 

而世间最难琢磨,莫过于人心。一件事中的人为因素越多,确定的规则和规律越少,其不确定性也就越大。比如招考和招聘都有面试流程,不知会遇到什么奇葩,事前去烧香之类搞迷信活动的人就多些,而若是有章法可依的客观题考试,大家埋头复习备考,搞迷信活动的比例就要低上不少。

 

各类审批是人为干预的重灾区,于是除了供一干衙门老爷,求神拜佛的也不少。企业IPO需要证监会审批,打点之外,迷信活动也一样不可少。报材料需要寻个良辰吉日,上发审会前要去名寺古刹烧香,住的地方也有讲究,金融街附近的酒店里,职工之家曾被传过会率高,搞得这家四星级酒店的价格一度比五星更高。

 

而某些案件的最终处理,也常在人的一念之间。香港的四季饭店俗称望北楼,每每内地有高官落马,凭其发家致富的富商们便纷纷避居此处,或等到“消息灵通人士”给他们带来“平安落地”的回音,或筹划到天边更远的地方去。这些高官落马前是这些富商们供奉的牌位,落马后便可能成为这些富商的棺木。于是,在望北楼里仔细聆听,便能听见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亿万富豪最虔诚的祈祷。

 

在非常考验临场发挥的情境下,如体育比赛、现场表演,一些带有迷信色彩的仪式有助于缓解紧张情绪、镇定心神。而一般的时候,人们搞迷信活动,未必不知道用处不大,或只为求个心理安慰,虽然对不确定性束手无策,总要做点什么来派遣内心的焦虑。面对无法把握的命运,迷信活动是普通人的最后挣扎,能换来一刻的内心安宁与自信,便也值得。于是我们有这样的笑话:

高考前几天,父亲告诉儿子:“放轻松,别紧张,好好考,我已经找好了关系,后台很硬。”儿子点点头:“老爸放心,我会好好发挥的。对了,找的谁啊”“观世音菩萨。”

 

大部分迷信活动代价很低。投个硬币零钱许愿,不过5毛一块。考试周宿舍里挂张柯南海报寓意“挂科难”,成本不过10块钱。转发锦鲤,不过动动手指头。有人做法事、捐香油,花费数以万计,似乎代价不菲,但他所图可能是数以亿计的生意。所以迷信活动又有点以小博大的杠杆意味。

 

即便如此,迷信活动还是颇养活了一批人。我们知道“万一有用”和“来都来了”是两大特别容易让人理智下线的金句,很多保健品、旅游景点的高价消费项目就是靠这两句话打开了人们的钱包。而具有宗教意味的旅游景点集这两条于一身,则无怪乎慷慨解囊者众了。

 

04

 

反对锦鲤的声浪中,有人把转发锦鲤等迷信活动与不劳而获联系起来,劝导人们想得到什么应该要通过自身努力。然而搞迷信活动与是否努力,似乎并没有直接关系。固然有人没做任何准备,想靠求神拜佛强行闯关,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迷信活动是穷尽一切努力后,最后再努力一把的尝试。看到一些人拼命努力迷信的样子,很难忍心指责他们不努力。

 

必须承认,在今天这个时代,个人努力的成效有限,人们不可能通过自身奋斗完全把握自己的命运。清代小说里的“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如今看来依然能够一语成谶。有的人出生在终点线,有的人靠拼爹就成为人生赢家。职场上,证券、信托、房地产这些行业,好的年景阳光烈焰,坏的时候凄风惨雨,入行的时机远比职业能力和自身努力重要。世界本不该是这样子,不代表世界实际不是这个样子,首先要承认事实。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有时候,竭尽全力的结果不过是让自己明白无能为力,最坚强的选择,是明了命运无常、接受人生中的身不由己,依然在自己信仰的道路上保持努力。而努力的道路上小迷信一把,大概也无伤大雅。

 

人人称羡的投资银行家、号称金领的保荐代表人,其命运的崛起不过是因为一项制度的诞生,而一门考试成为足以改变人生的龙门,也不过肇始于2010年那次胡闹的通过率。在那之后,监管层的政策变动,依然可以让无数人数年的心血白费,朝令夕改的作风,又不知让多少人无所适从。今天这类企业可以上市,明天不可以了。刚接下某行业并购业务,监管层就叫停了。而搞出这套制度、操弄成千上万人命运的发审皇帝姚刚,亦未能把握自己的命运,终究身陷囹圄。历史翻个身,多少人生就要翻个船。倏尔革命开始了,倏尔上山下乡了,倏尔高考又恢复了,倏尔高考又要政审了。一会儿去杠杆了,一会又信贷支持了。

 

朋友圈的锦鲤或许值得被嘲笑,泛滥的毒鸡汤毒鸡血也需要人们警惕。有人甚至宣扬“年轻人要拼命不要惜命”,恁地歹毒。且不说有何事业值得拿命去换,对大多数人来说,真把命拼出去又能得到什么回报呢。

 

人有极限、事有万一,再大的数学家也经不起一个巨浪,搞迷信活动情有可原。但不能就此说迷信有理,更不是胡闹与怠惰的借口。有段子称,,某人力部门HR筛选简历时把打印出来的简历先往天上抛,掉在桌子外面的简历先淘汰掉,并振振有词说:“我们不需要运气不好的人”。这是利用迷信甩锅,跟运气一点关系没有。这么做真正的动机有三:(1)该HR极其懒惰,懒得筛选简历,一扔了事。(2)招聘没有标准,不知如何选择,靠“老天”帮忙选。(3)这类工作没有技术含量,谁都可以做。不然且看,哪个公司敢这样招程序员、试程序员运气。

 

05

 

事事以科学为准绳,一点迷信不让搞,可能太过残忍了点。哈利波特都要喝福灵剂(Felix Felicis),人民群众拜拜锦鲤,大概没甚要紧。然而这种事情搞多了,也并非全无害处。成日里在朋友圈搞迷信活动,给亲友同事看到,难免落下个“此人喜欢投机取巧”“智商欠费”的印象,有损个人形象。

 

进一步的,很多小迷信是营销病毒,大家要谨防上当受骗。今天各种“转发带来好运”,跟昔日风靡全球的“转发X个人,不然就会受到诅咒”完全是同根同源,都是有害无益。也有人为了骗取点击和转发,胡编乱造、杜撰各种故事谎称真人真事,化身真人锦鲤给大家带好运。编辑这些内容的人不安好心,又怎么可能真的给人带来好运。

 

依我看,能坦然面对不确定性与未知当然最好,实在坦然不了,非要搞点小迷信的话,也是省着点悠着点搞为好。

 

命运对勇士低语

“你撑不过风暴”

勇士低声回应

“我就是风暴”

 

命运正色道

“你好风暴,我是命运”

勇士慌忙回答

“您看,这是我刚转的锦鲤”

推荐 38